第七百三十五章 一個安南,兩個國王

吾誰與歸 / 著投票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sophiabrownmusic.com,最快更新朕就是亡國之君最新章節!

    大明朝的京營的確稱得上是王師,這是在陛下的嚴格要求、高待遇、以及天子門生的庶弁將、掌令官所共同完成的。

    但是這自號大越,自稱小大明的安南國內,卻是被這升龍軍和清化軍給折騰的滿目瘡痍。

    在這個農耕的時候,唐興和袁彬并沒有看到城外的田地有任何耕種的景象,荒草雜生。

    唐興頗為沉重的說道:“月初火并,黎思誠出逃之后,黎宜民就開始加速升龍軍的籌建,這直接就開始征召民夫,而后開始搶外城草市百姓的糧食!

    “怎么把民夫最快的征召到海池附近?就用糧食!搶走糧食后,這百姓就不得不去海池疏浚海池,營建宮殿了!

    大明眼下也在大興土木,以工代賑的大型工程有兩個,一個是平整官道驛路和硬化路面,一個則是疏浚長江水道總計四萬里。

    大明的以工代賑,是給銀給糧的賑濟,也是秉持著安置在冬序之下,失去了生活依仗的百姓。

    唐興才知道,這征召民夫,大興土木,原來是這么個征召法!

    把屬于你的糧食搶走,然后你干活,才能拿回屬于你的東西,勉強的活著。

    袁彬駐足,看著城墻方向,城墻下有一個洞,頗為狹小。

    一個佝僂的老人,眼神有些渾濁,身上的皮膚黝黑滿是溝壑,瘦骨嶙峋的靠在洞旁,從里面掏出了一個麻布包著看起來有些發霉的米餅,撕掉了半個,遞給了身后同樣瘦弱的孩子。

    老人看著手中半個米餅,用力的咽下喉嚨,用麻布包好,放回了洞中,靠在了城墻之下。

    孩子看起來像是五六歲,用力的咬著發硬的米餅,狼吞虎咽。

    袁彬眉頭緊皺的看著這一幕,他心中升起了一股怒氣說道:“仁義不施,天下共逆,黎宜民既然搶到了糧食,逼迫百姓前往海池,為何還要橫征暴斂,弄成了這副模樣?!”

    唐興嗤笑了一下,搖頭說道:“黎宜民壓根沒辦成,黎思誠在黎宜民身邊有細作,聽聞此事之后,就趁夜色,將其告知了草市百姓,這一下城郭草市百姓,一哄而散!

    “這兩兄弟都是狠人,開始直接派兵搶劫逃難百姓,百姓糧食給搶光了,這邊建升龍軍,那邊建清化軍!

    袁彬聽到這里,不由感慨的說道:“這倆兒都不是啥好東西!

    無論誰看,黎思誠都有這安南國的雄主之風,但是此刻,袁彬再不會高看這黎思誠一眼。

    “這是冊封黎宜民的圣旨!痹虼朔皝,自然是帶著任務,冊封圣旨,則是袁彬此行的任務之一。

    “此時黎宜民和黎思誠勢若水火,同樣也勢均力敵,這一冊封,豈不是讓黎宜民徹底撈到了名頭?”唐興看到了那卷黃帛圣旨,有些奇怪的問道。

    袁彬笑著說道:“還有一份圣旨,去了清化,是冊封黎思誠的,他們兩兄弟不是要斗嗎?一人一份,公平公正!

    唐興眨了眨眼,這才頗為無奈的說道:“此計甚毒,誰出的主意?”

    袁彬咂咂嘴,嘖嘖稱奇的說道:“胡尚書上奏言,宣德三年,先帝曰:安南國事自決,他們既然分成了兩派,而且旗幟鮮明的要爭奪王位,胡濙說都是安南黎氏子孫,乃是這安南國國事,自然安南國自己決定!

    “這幫讀書人啊…”

    唐興也頗為感慨的說道:“還真是讀書人啊!

    袁彬和唐興向著升龍皇城而去,一邊走一邊搖頭。

    升龍皇城之內,即便是內城的百姓也是行色匆匆,街上百市無一營業,滿眼都是蕭索。

    但是城墻上那些軍士手中握著長矛,背著弓箭,城頭上都是弩車,那帶著寒氣的箭鏃,就是黎宜民倒行逆施的底氣。

    百姓面對官軍,只能嗟嘆匆匆逃難,手無寸鐵,又如何反抗?

    袁彬終于來到了太尉府,在正廳見到了柳溥。

    “見過天使!绷邩O為恭敬,當柳溥得知來人是袁彬的時候,下意識的打了個哆嗦。

    袁彬瞥了一樣柳溥,平靜的說道:“陛下派某來,就是盯著你,若是你仍執迷不悟,跑,是決計跑不掉的!

    袁彬是站在實力和過往彪悍的戰力的角度,對柳溥說出了這句話。

    唐興一點都沒覺得什么,但是柳溥早就嚇得猛地一個激靈。

    跑?

    誰能在勾魂索命的袁彬手下逃跑?

    袁彬看著這富麗堂皇的太尉府,搖頭說道:“今年這安南,看來是不春耕了,陛下在松江府還多要了三成,也就是二百一十萬石糧食,想來是要不到了!

    柳溥卻立刻否認的說道:“要得到,陛下要多少有多少,這眼瞅著戰亂將至,那些個地主莊園主們,可是聞風而動,他們是最怕的那群人!

    “陛下要多少糧食,就有多少糧食!

    柳溥在安南國時日已久,對安南極為了解。

    明明是安南最需要糧食,但是安南的地主們還在向大明拋售糧食,好變現跑路。

    這些個地主們是不會與國同休,誓與大越共存亡的,在戰爭來臨之際,他們第一個想法,就是跑快快。

    一如當年瓦剌大軍兵逼京師的時候,山西、北直隸的地主們望風而逃一樣。

    袁彬略微有些愕然,隨后便釋然了,柳溥說的是對的。

    “升龍軍戰力幾何?”袁彬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柳溥滿臉愁容的說道:“橘生淮南則為橘,生于淮北則為枳,葉徒相似,其實味不同!

    “所以然者何?水土異也!

    “我在升龍城所行軍制,和大明京軍無二,可是這差距,可謂是天壤之別啊,其戰力之疲弱,與野人無二!

    柳溥事無巨細的將升龍軍的制度、規模、軍紀、訓練程度等方面論述了這升龍軍,一樣的制度之下,卻結出了完全不同的兩個結果。

    “這能打仗?比當年南衙僭朝的十二團營,仍有不足啊!痹蚵犕曛,直言自己的體會。

    袁彬等見面之后,一定會自己親自去查訪,柳溥若是說謊,太容易揭穿了。

    柳溥聽完此言,也是臉上一黑,上一個說話這么好聽的還是唐興,這又來了一位開罪不起的爺,說話也是這么好聽。

    這好日子,顯然還在后頭。

    大明的制度只適合大明,在安南,尤其是在黎宜民手中,那自然變了樣兒。

    袁彬和柳溥交流安南局勢的時候,唐興一直沒說話,他一直盯著袁彬的腰間看,眼神直勾勾的,直到兩人談完,唐興才指著袁彬腰間說道:“這是何物?”

    “青兕槍!痹蚴炀毜拇蜷_了槍袋,熟練的玩了個槍花,遞給了唐興。

    唐興把玩著這青兕燧發手銃,就愛不釋手。

    “陛下賞的,一長一短,一共兩款!痹蛐呛堑恼f道。

    唐興聽聞之后,更是艷羨,此物精致,習武之人,誰不喜歡?還一長一短兩種款式。

    但是這是陛下賞賜給袁彬用的。

    袁彬頗為平靜的說道:“長短各五十把,陛下讓袁某敞開了用!

    “嘴臉!收起你那個嘴臉!”唐興將青兕燧發手銃遞給了袁彬,罵罵咧咧的說道:“收回你那個小人得志的嘴臉!”

    什么宣讀,什么看管柳溥,袁彬千里迢迢跑來,就是對他炫耀陛下賞賜的青兕槍!

    唐興生起了悶氣,袁彬則笑容滿面。

    袁彬在太尉府休息了幾天,才進了禁城,宣讀了圣旨。

    柳溥通稟了天使來訪的消息,整個黎朝表現出了最大的熱情歡迎天使來到升龍城。

    四處都是張燈結彩,整個升龍城掛滿了紅綢布,四處都是打掃,連彌漫在升龍城的臭氣,都小了許多,紅綢從太尉府鋪到了禁城之內。

    宣旨的這天,甚至還安排了無數的百姓,夾道歡呼,其中有幾分真情,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袁彬乘坐象車,在內城轉悠了片刻,才從太尉府趕至禁城。

    在黎越僭朝滿朝文武殷切的期待中,袁彬宣讀了冊封黎宜民為安南國王的詔書。

    鑼鼓喧天,號角長鳴,黎朝滿朝文武,面北而歸,三拜五叩,以表達自己的恭順之心。

    黎宜民大喜過望,在這個關鍵時候,得到了大明的認可,對他而言,形勢可謂一片大好!

    “天使,一路辛苦,今夜為天使設宴款待,還請天使莫要推脫!”黎宜民頗為喜悅的邀請袁彬參加晚宴。

    袁彬沒有推辭,至于給黎思誠的冊封詔書,也去了清化城,不出預料的話,明日兩方都會宣稱,得到了大明皇帝的認可!

    都贏了,等于都沒贏?

    誰輸了呢?黎朝輸了。

    這個本就岌岌可危的黎朝添了一把火,怕是要越燒越旺,直到將這世間的污穢,燒的一干二凈。

    是夜,禁城之內燈火通明,為了讓天使感覺到賓至如歸,黎宜民下了血本大擺宴席。

    山珍海味,應有盡有,美酒無數,美人在側。

    絲竹之聲不斷,舞姬賣力的抖動著自己的軀體,表現出她們妖嬈的身段。

    袁彬看著這么熱鬧的一幕,忽然想起前幾日進城之時,那些饑不果腹的老人和孩子。

    老人已經無力勞作,孩子只有五六歲。

    這燈火酒綠推杯換盞的奢靡盛宴,和老人哆哆嗦嗦將最后一點口糧分給孩子的絕望,相隔一道城墻,同時發生著。

    朱門酒肉臭,路有凍死骨,原來是如此的人間慘劇。

    袁彬甚至能夠理解朝中那些文臣們,整天用這話來勸諫陛下仁慈,這樣的慘劇就在面前的時候,才能感覺到那種冷冰冰的殘忍。

    袁彬見慣了生死,在倭國也見多了這等荒唐的場景,他可以面色如常的和安南的朝臣們寒暄交通。

    安南的君臣都不在意安南百姓的生死,袁彬何必憤怒。

    “天使喝酒!币晃幻廊藵M是柔情的對袁彬說著話,為了照顧大明天使的審美,顯然這位美人沒有把牙涂黑,妝容也不算艷麗,頗有幾分柔弱。

    樣貌頗為上乘,言談舉止,頗有大家閨秀的典范。

    這美人出身名門,乃是鄭氏家主的嫡女,而鄭氏本出廣州府。

    在安南,無數人跳著腳都夠不到的女子,在酒桌上,極為奉承著討好著大明使臣,這女子心甘情愿,若是得天使垂憐,收為妾室,似乎是一件讓鄭氏都無上榮光之事。

    袁彬卻搖頭說道:“某不勝酒力,美人自飲便是!

    “將軍言笑,妾身也不善飲酒,只是一見將軍,便情不自禁!泵廊嗣鎺邼。

    唐興在一旁,就講起了袁彬彪悍無比的戰力,從大同府六人入虜營救主、白毛風五百里茹毛飲血、八十里狂奔抓奸臣、百騎沖陣抓渠氏三兄弟…

    這鄭姓美人,越聽越軟,都快要癱在袁彬的身上了。

    “若是醉了,便下去吧!痹蚶淅涞目戳艘谎圻@美人,冷冰冰的說道。

    美人猛地坐直了身子,再不敢癱過去了。

    這等紙醉金迷最易惹人沉迷其中,不可自拔,袁彬此行安南,是有正事要做,自然不會在這種事中多耗費心神。

    次日的清晨,天剛蒙蒙亮的時候,清化城黎思誠也被冊封為國王的消息,就飛進了升龍城內。

    “柳太尉!大明是什么意思??一個安南,怎么可以有兩個國王!”黎宜民拍著面前的案桌,憤怒無比的喊著。

    黎宜民快氣瘋了,老四也被冊封了!這剛剛到手的優勢,就這樣蕩然無存!

    昨天所有的隆重,似乎都變成了笑話,一巴掌一巴掌的抽在他這個安南國王的臉上!

    大明實在是欺人太甚,冊封國王,居然還冊封了兩個。

    柳溥則面色如常的說道:“天使仍在臣的府上,君上要問,為何不召天使來問,問臣也問不出啊,臣是大明罪臣,若是能知道陛下何意,還能做了罪臣?”

    黎宜民嘴角抽動,但是最終沒有氣到發昏,氣到宣見天使痛罵。

    黎宜民是不敢對天使不敬的,甚至他都不敢表達不滿,這個結果是皇帝的決定,他只能硬受著。

    柳溥不動聲色的說道:“君上啊,清化乃是產糧重鎮,還是海港,大明依仗我安南糧食,這今年又加了三成,若是把清化老四給得罪了,咱們這頭兒,也拿不出出兩百萬石的糧食不是?”

    “陛下啊,也有陛下的難處不是?”

    “就是陛下心里再不情愿,為了咱安南的糧食,也只能給清化一份冊封的詔書!

    “君上,你看這到咱們升龍城的天使是誰?袁指揮,那可是簡在帝心的忠臣良將!

    “可是到清化的呢?名不見經傳的一名官吏!

    “再說了,君上還在松江府覲見過陛下,老四他怎么能跟君上比呢?”

    黎宜民思考了許久說道:“你的意思是,陛下仍是更在意我?”

    ------題外話------

    求月票,嗷嗚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!非常抱歉,今天回來有點晚了。
国色天香第二季全集免费播放_亚洲最大福利网站_亚洲精品无播放器在线播放网站_十分钟观看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