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5章 咱們,不嫌棄

迪巴拉爵士 / 著投票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sophiabrownmusic.com,最快更新討逆最新章節!

    科舉是在春季結束,過關的就等著銓選。落榜的幾條路:回家,留在長安,四處游歷……

    回家,路途遙遠,來回一趟精疲力竭。

    留在長安,長安居,大不易,能留在長安的,要么有關系,要么朋友多,還得有錢。

    第三條路就是四處游歷,增長見聞的同時,也能獲取資歷……某年某月,我游歷北疆,見識了北疆的壯美,也見識了北疆的貧苦,以及邊塞的艱難……這個資歷就很牛筆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起來了!

    “起了阿耶!

    “收拾東西,仔細看看,別落下了東西!

    “我要拉屎!

    “快些,一群人都在等你!

    “吃早飯了!”

    “把大車拉出來!

    “客官慢走!”

    逆旅的清晨很嘈雜,也很煙火氣。

    錢適睜開眼睛,覺得身體在搖晃,彷佛還在路上。

    天氣有些冷,他不禁裹緊了被子。

    隔壁是同伴莊秦,是豪強子弟。

    另一邊是莊南生,是地主,也就是所謂的耕讀之家出身。

    和他們不同,錢適的父親是縣主簿,算是官宦出身。

    不過,在這些落榜士子的眼中,縣主簿的身份顯得有些卑微,少說你得是個縣令之子。

    起床!

    走出房門,錢適精神一振,喊道:“起床了!”

    “慌什么?”

    隔壁,莊秦懶洋洋的。

    錢適下樓,此刻住宿的客人大多走了,剩下的多半是要接著住宿的。

    “客官可去后院洗漱!”伙計忙的腳不沾地,指指后院。

    錢適去了后院,那里有水井,還有幾個水缸。

    洗漱后,他活動了一下身體。

    “錢適!

    莊秦和毛南生出來了,懶洋洋的。

    “趕緊洗漱吧!”錢適蹙眉,“隨后去求見楊副使!

    “求什么求?”莊秦拿著一個碗,舀水漱口,“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毛南生蹲下來,一邊刷牙,一邊含湖說道:“北疆那邊今日就會來人接待,吃喝不愁;焓彀朐碌,臨走時再拿些程儀,和北疆去長安趕考的人一起回去,多自在!

    “好歹是禮儀呢!”錢適有些不滿。

    “呸!”莊秦吐了一口水,回頭道:“楊玄與長安已經鬧崩了,這一路你沒聽到?長安都在說楊玄乃是叛逆。咱們來了這里,去求見叛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住!泵仙f道:“那楊玄詩詞了得,咱們既然來了,好歹得去見見!

    錢適知曉,這不是什么見見,而是想利益最大化。

    見到的官員越大,隨后的招待就越好,程儀就越豐厚。

    莊秦笑了笑,“昨夜喝多了,忘了!

    眾人洗漱完畢,隨即吃了早飯。

    “走,去見見那位楊副使!

    莊秦以首領自居,帶著三十余士子往節度使府去。

    “節度使府在何處?”

    莊秦尋了個路人問話。

    路人指指右側,“這邊過去三十余步,左轉出去,看到大道了往右,一路過去就能看到!

    “多謝!

    “客氣了!”

    莊秦拱手,回來后說道:“一股子羊膻味,果然是不毛之地。娘的,下次絕對不來了!

    毛南生笑道:“資歷一次就夠了,下次就算是有絕世美人在此,我也不來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一群人大笑起來,旁若無人。

    莊秦干咳一聲,“低調些!

    眾人笑了笑。

    莊秦沖著周圍好奇的百姓拱手,然后說道:“北疆如今與長安的關系很麻煩,咱們不好趟渾水。

    切記了,若是楊玄招攬咱們,客氣就好,誰答應了,誰留下,從此與咱們沒關系!

    毛南生點頭,“北疆注定是要被清洗的,誰傻誰留下。咱們來,就是混個資歷,也算是增長見聞!

    “有數!”

    一行人到了節度使府外。

    莊秦上前,拱手,“還請稟告,長安士子莊秦等人,求見楊副使!

    門子早就得了交代,“稍等!

    莊秦微笑,“麻煩了!

    他回身看著同伴們,說道:“稍后,還請保持矜持!

    他見多識廣,故而一番話說出來令人信服。

    錢適覺得這樣的游歷有些無趣,他更想脫離了大隊,獨自在北疆好好走走。

    但這里人生地不熟的,要想游歷得有當地人陪同。

    看吧!

    看看那位楊副使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錢適想到了父親對楊玄的評價:治世能臣,跋扈將軍。

    能力出眾,但太過跋扈。

    若非楊玄說過此生不負大唐,外面無數人都會把他當做是叛賊,人人喊打。

    毛南生拍拍他的肩膀,“想什么呢?覺著這里比你阿耶的衙門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大!”錢適一個字就把毛南生的優越感滿足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毛南生說道:“上次咱們去過南疆,那邊更大。當地接待頗為厚道,包下了一家逆旅,每日都有酒肉,有官吏或是當地讀書人陪同,四處游玩……

    哎!那等日子,太美了!

    醉生夢死罷了!

    錢適神色澹澹的。

    “錢適你此生想作甚?”毛南生突然問道。

    錢適說道:“走一步看一步,實在不行,就去做個小吏!

    父親說:科舉是歷練,要多走走,多看看。要謹言慎行,莫要把自己的心思四處說。

    他有些詫異,問,為何?

    父親嘆息,你若是倒霉,說出去只會讓人笑話。你若是得意,說出去只會讓人嫉妒……

    這個世間,唯有父母和親人才會真心為你的成就高興,為你的倒霉悲傷。

    好吧!

    他雖然覺得父親說的太暮氣沉沉了些,但還是照做。

    果然,他把自己的志向說的很頹廢,毛南生一臉唏噓的拍拍他的肩膀,說些什么……男兒大丈夫,怎可如此暮氣沉沉之類的話。

    可轉瞬,毛南生就神采飛揚的去和別人說話。精神抖擻,彷佛剛吃了幾丸長安流行的回春丹。

    原來,你的倒霉只會讓別人高興!

    錢適對父親的話,一一驗證。

    門子出來了,“諸位,請跟我來!

    “不該自稱小人嗎?”毛南生還沉浸在比錢適的人生目標更遠大的優越感中,神采飛揚的問道。

    門子不卑不亢的道:“對內,該自稱小人就自稱小人。對外,我代表的是北疆,自然不可低頭!

    毛南生的神采飛揚一下就泄氣了,不甘心的道:“誰說的這話?”

    “楊副使!

    門子看了毛南生一眼,大有你可敢再嗶嗶之意。

    毛南生干咳一聲,看看左右的建筑,“好大!

    原來,許多看似氣勢洶洶,都是假的,遇到硬茬子,都會原形畢露。

    那位楊副使,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呢?

    治世能臣,跋扈將軍。

    多半陰狠吧!

    毛南生在小聲滴咕,“小心些,那人,多半陰狠!

    門子一番話,讓這些士子都生出了同樣的感覺。

    直至大堂外,門子讓他們等候,自己進去通稟。

    錢適站在前面,抬眸就能看到大堂里的情況,也能聽到說話的聲音。

    但他微微垂眸,不去看。

    “……天氣冷了,令各地官員查訪慰問地方孤老的衣食住行,我的要求不高,別餓死人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副使放心!

    “嗯!對了,告訴那些官員,我這里撥下去的錢糧,有膽子的便試試貪墨,看看是他們的脖子硬,還是我的刀子硬!

    “副使不怕他們嚇壞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好言好語,可財帛動人心吶!”

    腳步聲往外。

    有人從右側進去,“副使,斥候來報,建水城那邊的游騎昨夜突襲了咱們一個屯田點!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咱們這邊死了二十余人,不過對方也沒討好,那些屯田的將士早有準備,一波箭雨,留下了三十余,剩下的狼狽而逃!

    “告訴江存中,報復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腳步聲到了前方,止住。

    楊玄看著這些士子,微笑道:“能參加科舉的,都是大才。諸位來到北疆,是想走走,看看,這,我歡迎!

    這個開場白不錯,很是溫和。

    “北疆如何,外界想來頗多猜測,但讀書人不可坐井觀天,特別是那等抱著士子不出門,便知天下事的想法,大謬!

    這話有些教訓之意,錢適抬頭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年輕,英武,眉間自有威嚴……這不像是個陰狠的人!

    “讀書再多,沒有閱歷來左證,那讀的便是死書。讀萬卷書,還得要行萬里路!睏钚獣赃@些人心高氣傲,“既然來了……那就去各處看看。譚進!

    一個官員從大堂中出來,“副使!

    楊玄指指這些士子,“你帶著這些士子在各處走走,看看。無需遮掩!

    這話,自信過頭了吧!

    莊秦抬頭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他是個老油子,見多識廣。不管是在哪游歷,當地官吏都會遮遮掩掩的,許多地方不許去,許多地方不許過問。

    “敢問副使,我等各處都可去?”莊秦問道。

    楊玄點頭,“除去機密之外,你等皆可去!

    “多謝副使!

    莊秦有些興奮,錢適知曉他興奮什么,不外乎便是能去挑毛病……回到長安后,北疆的毛病就是他的談資,也是他的資本。

    反對楊玄的人越多,這份資本就越值錢。

    士子們走了,韓紀出來,“便是這些人?”

    楊玄點頭,“有老油子,有不知天高地厚的,也有茫然的。既然來了,便讓他們看看我北疆的實情!

    “為何不讓包冬去?”韓紀問道。

    “包冬正在鄉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桃縣城外的某個村子里。

    曬的黑漆漆的包冬坐在村頭的樹下,周圍一圈村民。

    他拿著一個粗瓷大碗,喝了一口水,說道:“我這些年一直在北疆行商!,他拍拍背簍,就在先前,他在村子里販賣了一些貨物,總計價值三錢,掙到的錢還不夠今日的花銷。

    他放下大碗,粗俗的用袖子抹了一下嘴角,“前幾年,商人行走各處會被刁難,難做!

    一個老人蹲在斜對面,笑道:“那是要給好處!

    包冬伸出大拇指,“您睿智。確實如此,必須得給好處!

    老人得意的道:“過路剝皮嘛!老夫當年見識過!

    包冬點頭,“可您如今再去看看,沒了!

    “沒了?”老人有些詫異。

    許多村民一輩子連縣城都沒去過,見識也就是頭頂上的那片天空。

    包冬說道:“沒了,如今誰敢伸手要好處,你給他;剡^頭你去城中舉報,最多兩日,那人就完了。

    丟官去職不說,還得倒查三年。一旦查出索賄數目上了十錢,就會入刑。知曉入刑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坐牢!”一個年輕人興奮的道。

    “對,就是坐牢!

    老人訝然,“那是官老爺哎!”

    包冬笑了笑,“官老爺又如何?有人說了,是百姓在奉養著官吏,說起來,百姓才是官吏的耶耶。

    可這天下卻顛倒了,官吏成了百姓的耶耶。

    這般下去,遲早會出事。

    故而那人說,吃了百姓的猶不知足,恨不能敲骨吸髓,此等官吏還留著作甚?一經發現,嚴懲不貸!

    老人腳下磨蹭,靠近了包冬幾步,“舉報?那年也有人舉報小吏,后來不知為何小吏知曉了,帶著人抄了他家。一家子不知所蹤,有人說是逃亡了,做了乞丐!

    包冬搖頭,“那人派了人在各處游走,但凡發現泄露消息,包庇罪官的,一律同罪處置。

    想想,只是為了個情面去包庇同僚,可轉過頭,同僚什么罪,你就是什么罪,誰愿意?”

    老人一拍大腿,“這法子好,絕了!”

    他又磨蹭了幾步,“如此,咱們就敢出門了!

    包冬心中嘆息,看著一張張憧憬的臉,“只管去!”

    “還有賦稅呢!”老人覺得自己有些貪心不足。

    包冬說道:“一個樣,但凡發現誰敢亂收賦稅,誰敢巧立名目收取錢糧,只管去舉報。

    別怕,舉報前告訴街坊親戚,但凡被打擊報復,讓他們去桃縣。

    到時候!從上到下,全數把他們拉下馬來!該流放的流放,該殺頭的殺頭。

    來幾次,少說能管五十年!”

    老人興奮難耐,不禁又磨蹭了一下,卻發現和包冬面對面了。他訕訕的一笑,然后問道:“你說的那人是誰?”

    包冬說道:“桃縣楊副使!”

    老人看著他,“老夫,信了!

    他起身,“老大!

    “阿耶!”一個壯漢過來。

    “上次你說要去城里做事,擔心被欺負。如今不怕了,明日你就去!

    “好!”壯漢一臉喜色。

    “老二!”

    “阿耶!”一個男子過來。

    老人說道:“去村里的馬先生家中請一張紙來,給一錢,請馬先生寫幾個字!

    老二問道:“啥字?”

    “楊副使之位!

    老人回身看著村民們,“這等好官,要護著他。

    咱們聲音微弱,可人多。

    家家戶戶每日都為楊副使祈禱,一人,百人,千人……

    終歸能讓神靈聽見。

    長安嫌棄他。

    咱們,不嫌棄!”
国色天香第二季全集免费播放_亚洲最大福利网站_亚洲精品无播放器在线播放网站_十分钟观看视频